【電影】 難忘的車站

典藏者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詳細資料

※本片由四○年代通俗言情小說《冷暖人間》改編,作者金杏枝。
※民聲日報廣告:攝影陳忠義

首輪上映紀錄(資料來源:聯合報、民聲日報):
台中南台戲院:1965/9/10(※民聲日報)
台中樂舞台戲院:1965/9/10(※民聲日報)
大光明:1965/10/14-1965/10/19
大觀:1965/10/14-1965/10/19
建國(原三重戲院):1965/10/14-1965/10/19
玉成:1965/12/3-1965/12/4

【劇情大綱】

女高中生李翠玉每日從豐原通勤上學,一日不慎遺落乘車證,由大學生張國良拾獲,兩人相識,互有好感。翠玉的養父好賭,只靠養母與翠玉做裁縫維生,鄰居大學生建三暗戀翠玉,卻屢次被養父刁難。養母重病,臨終前交代翠玉去投靠親戚,早日離開養父。養父竟以無錢下葬養母為由,將翠玉賣給酒家。

國良多日不見翠玉,翠玉謊稱轉到夜間部,並接受邀約,二人相偕出遊。晚上,得知國良即將出國深造,同學們替他餞行,眾人來到酒家,竟撞見成了酒家女的翠玉。國良不捨,答應替翠玉想辦法;即使翠玉遭酒客糾纏,建三也不惜大打出手,要救她脫困。

張母已為國良覓得未婚妻雲嬌,催促二人在出國前訂婚。國良這才表明已有愛人,並向父親支用大筆金錢,先替翠玉贖身,又給翠玉養父,切斷父女關係。國良向父母謊稱,翠玉是老師的女兒,父親過世後成了孤兒,為了報答老師,先讓她住進張家,回國後馬上結婚。建三向國良借錢,想幫助翠玉,才知兩人已互訂終身,黯然離去。

國良出國後,表弟滄海到張家拜訪,他就是先前糾纏翠玉的酒客,因此洩漏了翠玉曾是酒家女。張母恩威並施,即刻解除婚約。翠玉留下告別信,說自己找到有錢的男朋友,已經嫁人。其實她婉拒張母資助,想自力歸還國良替自己贖身的三萬塊。偏偏工廠的工資微薄,連生活費都不夠。翠玉無奈,跟著以前的同事瓊芬,又到台中的酒家上班。

國良接信回國,由張母安排與雲嬌結婚,卻仍忘不了翠玉,時常買醉,夜不歸營。一日,與翠玉在酒家重逢。國良先是惱怒,又懷念起往日情誼,認為背後必有緣故,翠玉才說出來龍去脈。誤會解開後,國良在台中與翠玉同居,藉口公司忙碌,多日不回豐原,連女兒小玲出生也不甚關心,雲嬌十分傷心。

不久後,翠玉也生下兒子小遠,一家三口到台中公園划船,被雲嬌與小玲撞見。雲嬌得知翠玉住處,上門質問。翠玉坦白,二人七年前相識相愛,又遭阻礙,同居五年,並不知國良已有妻兒。雲嬌說國良不但對她拳打腳踢,更提出離婚,懇求翠玉將丈夫還給她。

翠玉不願破壞國良的家庭,又怕小遠成了私生子,跟自己一樣受苦,安排雲嬌帶走小遠,拜託她撫養。翠玉只留下一封信便離開,國良不堪打擊,精神失常,遊蕩到當年相遇的豐原車站,癡等翠玉回來。

翠玉到南部投親不遇,又找不到工作,意外認識添財,便到他的裁縫店上班。翠玉工作認真,即使眼睛不適,仍經常做到天亮才休息。

見國良發狂,雲嬌後悔拆散他與翠玉,張父決心帶他到日本醫治。

翠玉突然失去視力,添財帶她到眼科診所,醫生竟是學成歸國的建三。他沒表明身分,免費幫翠玉動完手術。不久,翠玉重見光明,才認出建三,並得知國良近況。

雲嬌操煩成疾,一病不起,自知來日無多,登報尋找翠玉。建三帶翠玉趕往豐原,正好國良從日本趕回,已恢復健康。雲嬌將小遠還給翠玉,並拜託她撫養小玲,在國良懷中死去。翠玉歷經風霜,與國良和一對兒女,一家團圓。

詳細資料

名稱

主要名稱
難忘的車站

典藏與管理

典藏者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描述

內容描述

※本片由四○年代通俗言情小說《冷暖人間》改編,作者金杏枝。
※民聲日報廣告:攝影陳忠義

首輪上映紀錄(資料來源:聯合報、民聲日報):
台中南台戲院:1965/9/10(※民聲日報)
台中樂舞台戲院:1965/9/10(※民聲日報)
大光明:1965/10/14-1965/10/19
大觀:1965/10/14-1965/10/19
建國(原三重戲院):1965/10/14-1965/10/19
玉成:1965/12/3-1965/12/4

【劇情大綱】

女高中生李翠玉每日從豐原通勤上學,一日不慎遺落乘車證,由大學生張國良拾獲,兩人相識,互有好感。翠玉的養父好賭,只靠養母與翠玉做裁縫維生,鄰居大學生建三暗戀翠玉,卻屢次被養父刁難。養母重病,臨終前交代翠玉去投靠親戚,早日離開養父。養父竟以無錢下葬養母為由,將翠玉賣給酒家。

國良多日不見翠玉,翠玉謊稱轉到夜間部,並接受邀約,二人相偕出遊。晚上,得知國良即將出國深造,同學們替他餞行,眾人來到酒家,竟撞見成了酒家女的翠玉。國良不捨,答應替翠玉想辦法;即使翠玉遭酒客糾纏,建三也不惜大打出手,要救她脫困。

張母已為國良覓得未婚妻雲嬌,催促二人在出國前訂婚。國良這才表明已有愛人,並向父親支用大筆金錢,先替翠玉贖身,又給翠玉養父,切斷父女關係。國良向父母謊稱,翠玉是老師的女兒,父親過世後成了孤兒,為了報答老師,先讓她住進張家,回國後馬上結婚。建三向國良借錢,想幫助翠玉,才知兩人已互訂終身,黯然離去。

國良出國後,表弟滄海到張家拜訪,他就是先前糾纏翠玉的酒客,因此洩漏了翠玉曾是酒家女。張母恩威並施,即刻解除婚約。翠玉留下告別信,說自己找到有錢的男朋友,已經嫁人。其實她婉拒張母資助,想自力歸還國良替自己贖身的三萬塊。偏偏工廠的工資微薄,連生活費都不夠。翠玉無奈,跟著以前的同事瓊芬,又到台中的酒家上班。

國良接信回國,由張母安排與雲嬌結婚,卻仍忘不了翠玉,時常買醉,夜不歸營。一日,與翠玉在酒家重逢。國良先是惱怒,又懷念起往日情誼,認為背後必有緣故,翠玉才說出來龍去脈。誤會解開後,國良在台中與翠玉同居,藉口公司忙碌,多日不回豐原,連女兒小玲出生也不甚關心,雲嬌十分傷心。

不久後,翠玉也生下兒子小遠,一家三口到台中公園划船,被雲嬌與小玲撞見。雲嬌得知翠玉住處,上門質問。翠玉坦白,二人七年前相識相愛,又遭阻礙,同居五年,並不知國良已有妻兒。雲嬌說國良不但對她拳打腳踢,更提出離婚,懇求翠玉將丈夫還給她。

翠玉不願破壞國良的家庭,又怕小遠成了私生子,跟自己一樣受苦,安排雲嬌帶走小遠,拜託她撫養。翠玉只留下一封信便離開,國良不堪打擊,精神失常,遊蕩到當年相遇的豐原車站,癡等翠玉回來。

翠玉到南部投親不遇,又找不到工作,意外認識添財,便到他的裁縫店上班。翠玉工作認真,即使眼睛不適,仍經常做到天亮才休息。

見國良發狂,雲嬌後悔拆散他與翠玉,張父決心帶他到日本醫治。

翠玉突然失去視力,添財帶她到眼科診所,醫生竟是學成歸國的建三。他沒表明身分,免費幫翠玉動完手術。不久,翠玉重見光明,才認出建三,並得知國良近況。

雲嬌操煩成疾,一病不起,自知來日無多,登報尋找翠玉。建三帶翠玉趕往豐原,正好國良從日本趕回,已恢復健康。雲嬌將小遠還給翠玉,並拜託她撫養小玲,在國良懷中死去。翠玉歷經風霜,與國良和一對兒女,一家團圓。

物件類別
電影
其他內容描述
色彩: 

黑白

類型: 

長片

類型: 

劇情片

語文: 

台語

主題: 

文藝

尺寸: 

35mm

創作者

作者
導演: 
辛奇
編劇: 
陳小皮

時間

創建時間
出品時間: 
1965
首映時間: 
1965.9.10

地點

創建地點
出品地點: 
台灣

貢獻者

貢獻者
化粧: 
陳小皮
協助: 
豐原鎮英外科醫院
協助: 
張眼科醫院
演員: 
金玫[飾 李翠玉]
演員: 
何玉華[飾 雲嬌]
演員: 
石軍[飾 張國良]
演員: 
金塗[飾 建三]
演員: 
傅清華
演員: 
丁香
演員: 
戴佩珊[飾 小玲]
演員: 
戴哲煌
演員: 
文珠[飾 翠玉母親]
演員: 
矮仔財[即張福財,飾翠玉養父]
演員: 
陳財興
演員: 
英英[飾 張母]
演員: 
周萬生
演員: 
周遊
演員: 
小皮
演員: 
郭夜人
監製: 
黃翩翩
製片: 
戴傳李
攝影: 
陳榮樹
攝影助理: 
張俊男
攝影助理: 
張清源
攝製: 
忠義電影製片廠
原作: 
金杏枝
錄音: 
林焜圻
錄音: 
中央電影公司
音樂: 
楊三郎
作曲: 
游國謙
作詞: 
葉俊麟
洗印: 
大都影業公司
剪輯: 
南方仁
劇務: 
蘇金龍
場務: 
汪火木
場記: 
許峰鐘
效果: 
周萬生
燈光: 
蔡耀銘
燈光助理: 
許嘉源
燈光助理: 
蔡三吉
劇照: 
陳忠義
幕後主唱: 
劉福助[國賓唱片KP-306]
幕後主唱: 
鄭麗玲[國賓唱片KP-306]

識別碼

識別碼
OM_TFI_201811_mpf_000096

出版者

出版者
出品者: 
永達[送檢片目]
出品者: 
永新[民聲日報廣告]
發行者: 
永達
檔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