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藏品

探索126個藏品
申學庸與郭錚、李抱忱合影
申學庸與郭錚、李抱忱合影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與夫婿郭錚歡迎李抱忱博士返臺講學。
蕭而化 與中華愛國歌曲唱片第二輯灌製小組全體評選委員合影
蕭而化 與中華愛國歌曲唱片第二輯灌製小組全體評選委員合影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中華愛國歌曲唱片第二輯灌製小組全體評選委員合影。後排右起:康謳、呂泉生、蕭而化、施鼎瀅、梁在平、計大偉。前排右起:申學庸、何志浩、鄧昌國、李抱忱、梁寒操、王沛綸。
趙琴主編的「每月新歌」整理完成,李抱忱舊作《天下為公》為四部合唱曲
趙琴主編的「每月新歌」整理完成,李抱忱舊作《天下為公》為四部合唱曲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退休在臺期間,為趙琴主編的「每月新歌」整理完成舊作《天下為公》為四部合唱曲。這原是在「美國陸軍語言學校」時,為講授音樂旋律同語言旋律吻合的重要,採用《禮運大同篇》的千古奇文《天下為公》為例譜成的獨唱曲。
李抱忱《請相信我》(Believe me, Dear)
李抱忱《請相信我》(Believe me, Dear)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請相信我》(Believe me, Dear)是李博士為「音樂風」節目寫的第一首「每月新歌」。1953年他將援朝女詩人管道昇的《我儂詞》意譯為英文,1971年再將歌詞譯為中文,除保留管夫人原詞五十八字外,又自編了五十六字,全詞共長一百一十四字,譜成獨唱曲。此歌即為日後風行海內外的《你儂我儂》。
李抱忱為筆者所編的「音樂風」節目「每月新歌」
李抱忱為筆者所編的「音樂風」節目「每月新歌」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任職愛我華大學期間,為筆者所編的「音樂風」節目「每月新歌」,整理出八首新、舊曲,《四根歌》即根據王文山詞譜寫的混聲四部合唱曲。
吳心柳在《聯合報》「聯合副刊」發表李抱忱的悼念文
吳心柳在《聯合報》「聯合副刊」發表李抱忱的悼念文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吳心柳﹝張繼高﹞在《聯合報》「聯合副刊」發表悼念文〈不懈的人,專注的心〉。
趙元任題《李抱忱詩歌曲集》
趙元任題《李抱忱詩歌曲集》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趙元任題《李抱忱詩歌曲集》。「曲高和眾」是李抱忱堅持的創作觀,因此他的曲子都優美順口。除激昂的愛國歌曲,他也選譜文學和音樂上有價值的纏綿或淒涼的歌曲。
李抱忱寄給筆者《汨羅江上》一曲的樂曲解說手稿
李抱忱寄給筆者《汨羅江上》一曲的樂曲解說手稿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李抱忱寄給筆者《汨羅江上》一曲的樂曲解說手稿,為趙琴主編《李抱忱作品演唱會歌曲全集》用。
李抱忱博士寄給筆者的《天下為公》手稿
李抱忱博士寄給筆者的《天下為公》手稿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李博士寄給筆者的《天下為公》手稿。歌詞中的「大同世界」境界,多令人嚮往!。
李抱忱於《聯合報》「聯合副刊」的紀念專輯
李抱忱於《聯合報》「聯合副刊」的紀念專輯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聯合報》「聯合副刊」的紀念專輯。
于右任題《李抱忱歌曲集》
于右任題《李抱忱歌曲集》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于右任題《李抱忱歌曲集》。
李抱忱二度赴美考察音樂教育並認識趙元任夫婦
李抱忱二度赴美考察音樂教育並認識趙元任夫婦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1945年李抱忱二度赴美,到各處開始考察音樂教育,在劍橋的兩週停留中,他第一次認識了趙元任博士夫婦,並成為終身的好友。這張照片是趙夫人楊步偉女士攝於柏克萊(Berkeley)趙府。
李抱忱在夫人帶著兒女到美國後,開始了論文的寫作。
李抱忱在夫人帶著兒女到美國後,開始了論文的寫作。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1946年1月,李夫人帶著一雙兒女到了美國,夫人到紐約中國銀行兼差,抱忱父兼母職,在一心多用的處境下,當年9月讀完必修學分,開始了論文的寫作。
李抱忱率重慶五大學到成都指揮演出
李抱忱率重慶五大學到成都指揮演出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1942年3月底李抱忱率重慶五大學(中央大學、重慶大學、中央政治學校、國立音樂院和國立藝術專科學校)訪蓉聯合合唱團到成都,指揮兩場演出。左起第六人為李抱忱,第七人為教育部長陳立夫先生。
李抱忱指揮中國第一次聯合大合唱
李抱忱指揮中國第一次聯合大合唱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1935年中國第一次聯合大合唱,由北平十四大中學在故宮太和殿前舉行。
李抱忱與兄長一家合攝
李抱忱與兄長一家合攝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1935年8月李抱忱離平赴美前與兄長一家合攝。前排(左起):侄遙岑(6歲)、妻瑰珍、嫂、女樸虹(6個月)、姪逸岑(7歲)。
李抱忱指揮的千人大合唱
李抱忱指揮的千人大合唱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在敵機轟炸重慶的都郵街殘跡前,李抱忱在蔣委員長致詞後,指揮教育部主辦的千人大合唱的壓軸節目。
李抱忱出國深造行前與妻女合攝留念。
李抱忱出國深造行前與妻女合攝留念。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1935年8月,李抱忱暫時擱下了摯愛的樂教工作,離開嬌妻、愛女,遠渡重洋,出國深造,行前與妻女合攝留念。
抗戰期間李抱忱全家福
抗戰期間李抱忱全家福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抗戰期間國立音樂院階段的李抱忱全家,女兒樸虹,兒子樸辰。
李抱忱 嬌妻與愛女。
李抱忱 嬌妻與愛女。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嬌妻與愛女。
李抱忱深情的指揮神情
李抱忱深情的指揮神情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1970
李抱忱深情的指揮神情。這是「李抱忱作品演唱會」的節目壓軸,帶著病體的李博士,親自指揮六個合唱團演唱他作曲的《離別歌》,唱前他以莎士比亞的名句「離別是那麼甜蜜的憂傷」點題,然後讓四百青年的心口,隨著他舉起的雙手高唱低吟:「……今朝別後,重會何期?望君珍重多珍重,天涯海角常相憶。
李抱忱伉儷銀婚紀念舉行的慶祝酒會
李抱忱伉儷銀婚紀念舉行的慶祝酒會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1956年,李抱忱伉儷銀婚紀念時,在陸軍語言學校舉行的慶祝酒會中攝。夫婦倆曾以英文對兩百多位與會的中外友好演說,李先生以一瓣心香對同甘共苦的妻子,獻上她愛的頌歌。
趙琴在美國訪問了趙元任、李抱忱博士
趙琴在美國訪問了趙元任、李抱忱博士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1970
1970年6月21日,趙琴在美國中西部大城明尼阿波里斯,明尼蘇達大學遠東語言學系馬勒主任府上,「一石二鳥」的訪問了趙元任、李抱忱博士。
李抱忱博士再度因病返美治療,機場送別的友人及愛樂合唱團的小馬們
李抱忱博士再度因病返美治療,機場送別的友人及愛樂合唱團的小馬們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1973
1973年12月22日,李抱忱博士再度因病返美治療,機場送別的友人及愛樂合唱團的小馬們。前蹲右一為榮總護士乾女兒謝瑩瑩、前排右三乾女兒江世珍、左二康謳、左三「愛樂」團長黃進福、李博士左後為趙琴。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