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藏品

探索722個藏品
金玉馬策飾
金玉馬策飾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馬策飾件,包含頂部帶倒鉤的玉質尖頭(末飾),底部的玉質圓頭套管(本飾),以及包覆策身的金箔。根據出土現象,馬策全長約57.5公分,桿部為木質,頂端的末飾以下原有兩道橫向金葉,其間鑲嵌綠松石,橫向金葉以下飾有十八片直向的長條形金箔,金箔與本飾之間則為施以紅漆的木質桿部,應為手握部位。
獸面紋鐓
獸面紋鐓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鐓是兵器或儀仗器木柲下端的套件。1001號大墓出土的這六件形制相同,可能是用於旗杆一類器物,下部尖底可以用來固定於地上,推測是商王儀仗用器,相當罕見。器形似矛,但不似矛之尖銳,刃部中央有脊,銎管斷面呈橄欖形。銎柄位置飾有帶水牛角的淺浮雕獸面紋,其上是陰線雲紋,以下是相對的陰線鳥紋。
陶俑
陶俑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殷墟以人為形象的器物極少,陶塑者更為罕見。史語所藏有數件陶塑人像,其中三件較完整,其餘或存頭部,或存部分身軀。從較完整器例看,這類陶俑應呈現囚犯或受刑者的形象。身軀作筒形,下半段中空,似著長袍;雙手鎖以梏具,或置身前,或置身後,腰頸亦可見繩索。
石磬、玉棒
石磬、玉棒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石磬磨製光滑,為板狀的不規則三角形,長邊一端稍尖,一端圓鈍。兩短邊相交處帶一穿孔,用以懸掛。出土於牛方鼎、鹿方鼎之西,與R001521玉棒共出。 玉棒深綠色,質地細膩勻淨,兩端微有褐沁。頂端鈕形,下接一細腰形莖,有二周弦紋,形體細小。出土於石磬之上。
玉箭箙鋬飾
玉箭箙鋬飾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R009001為一獸面玉飾,灰白偏綠,獸鼻兩側各穿一孔,獸兩眉間亦穿一稍大孔,兩耳間又穿一小孔。眼部、鼻部等以剔地凸線表現,耳部則以單線凹紋刻畫。R009124為灰白色玉管,有些許褐色斑。管斷面為圓角長方形,管頂寬面有一斜穿孔。全器上段一小截無紋飾,其下以兩組五道的弦紋分成三段。
銅鏟
銅鏟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兩件銅鏟形制紋飾一致,與R001095鋤形器及另一件方柄素面鏟上下壓疊,同出於墓的西南角。形狀如鏟,帶長銎,可安柄。鏟面作梯形,銎斷面為圓角菱形,鏟面與銎 相接處的邊角上卷。器兩面均有相同紋飾。銎口部設一獸 面,其下為三角紋。
銅鐃
銅鐃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鐃為敲擊樂器,大部分學者認為起源於長江中游。殷墟出土的鐃,形狀與南方出土者相似,但大小相去甚遠。鐃口曲,兩端斜上,柄在下,鐃體中空,持而擊之,其聲清越。共四器為一組,大小相次,最小的兩件形體接近。四件紋飾相同,在鐃體兩面各飾一無地紋的獸面,其他部位均為素面。殷墟出土的銅鐃多為三件一組,亦有五件一組。
玉有領璧
玉有領璧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R000912灰白帶青色,質地不均,局部有深色斑塊。全體白化,色澤濁鈍,邊緣局部受褐沁,有裂隙,外緣局部略殘。器表有不連續而深淺不一的的同心圓陰弦紋多道。R001572通體大部白堊化,有蝕孔,色澤晦暗枯澀,殘存有綠色部位,應為本色,映光微透。
陶俑
陶俑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殷墟以人為形象的器物極少,陶塑者更為罕見。史語所藏有數件陶塑人像,其中三件較完整,其餘或存頭部,或存部分身軀。從較完整器例看,這類陶俑應呈現囚犯或受刑者的形象。身軀作筒形,下半段中空,似著長袍;雙手鎖以梏具,或置身前,或置身後,腰頸亦可見繩索。
石刀
石刀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史語所安陽發掘出土了一類石刀,直刃,器身長而薄,前端尖,中段與後段寬,形制特殊,李濟通稱為「小屯石刀」。根據李濟統計,大連坑及其附近出土了三千餘件石刀,另也見於西北岡大墓。李濟認為這類石刀可能是刮刀一類,與製骨業有關,但從其刃直、身薄而長、材質強度低等方面看,其實際用途仍可商榷。
玉環、礪石、馬首刀組
玉環、礪石、馬首刀組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可能為隨身攜帶的一組器物,由配掛的玉環、砥磨用的礪石,以及多種用途的獸首刀組成。玉環兩面皆不平整,側面有一道凹槽,淺綠有褐色斑紋,上沾有硃砂。礪石為片狀,作梯形,上端圓,帶一小圓孔。兩面均沾有硃砂。
骨蓋狀頂筓、骨鳥首筓
骨蓋狀頂筓、骨鳥首筓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R021406屬於李濟所分之蓋狀頂類,筓首雕成雙重圓蓋形,上層大於下層。身呈長尖狀,表面磨光,出土時位於該墓第七具人骨的後腦旁,同位置另有三件骨筓。R000593筓首為鳥形,扁嘴翹尾似鴨, 身為扁錐形,出土時位於第一具人骨的頭骨及右肩間,同位置另有一件骨筓。
帶卜辭獸骨殘片
帶卜辭獸骨殘片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帶卜辭獸骨殘片
帶卜辭獸骨殘片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帶卜辭獸骨殘片
帶卜辭獸骨殘片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骨觚形器(大型)
骨觚形器(大型)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1001號大墓雖遭嚴重盜掘,但史語所發掘時仍出土不少罕見的器物,其中包括許多特殊的骨牙製容器。這幾件骨器出土時已殘破,但滿布雕刻細緻的紋飾,作工精美,顯然屬於王室用器。發掘報告根據紋飾布局及形制將觚形器分為大、小兩型,本例的三件均屬大型。
骨觚形器(小型)
骨觚形器(小型)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本例殘片分屬三件不同器物,皆為小型觚形器,因所取獸骨部位不同,三器器形亦有差異。R004136器身呈圓角三角形,僅下端完整,中段殘,上端已不存。
象牙鑲嵌綠松石獸面紋梳
象牙鑲嵌綠松石獸面紋梳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兩件梳的形制基本相同,先將象牙加工成長方形板,上半部雕刻紋飾,作為梳柄,下半部則作梳齒。梳柄又分成上、中、下三部分,上半部飾以羊角獸面紋,中部為鳳紋,下半部飾以三角紋。R006466僅存梳柄,頂端部分和梳齒都已缺失。梳柄上部微凸起,紋飾部分嵌入綠松石,雕刻整齊,造型精緻。
雙繫銅矛
雙繫銅矛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這是商代數量最多,形制最標準的矛,單1004號大墓的南墓道底端就出土七百餘支。這些矛的基本形制相同,尖端以下、左右刃向下微斜,至矛身中段位置內收,呈菩提葉形。骹由尖端漸大,至底部約為刃寬之半,骹的斷面有菱形及橄欖形兩種。
卷首大刀
卷首大刀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西北岡1335號祭祀坑總共出土十件卷首大刀,五件一組,分別並置於坑的東北與西南角。墓中還有無頭的人骨架,發掘時存八具個體,五具頂向朝南,三具朝北。
銅鏟
銅鏟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兩件銅鏟形制紋飾一致,與R001095鋤形器及另一件方柄素面鏟上下壓疊,同出於墓的西南角。形狀如鏟,帶長銎,可安柄。鏟面作梯形,銎斷面為圓角菱形,鏟面與銎 相接處的邊角上卷。器兩面均有相同紋飾。銎口部設一獸
銅箸形器
銅箸形器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共三組六件,兩兩成對出土,兩組位於墓西北角,沿西壁擺放,一組位於墓的南段中央,三組均緊鄰人骨,似有特定殉葬對象。形狀細長如箸,上端呈圓柱形,中空,類似銎口,可安柄,兩側有兩個相對的小圓孔,應為固定用。中空段以下為實心的方條,有四槽,使斷面呈十字形。用途不明。
石鳥喙獸面飾
石鳥喙獸面飾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器背面平素,正面為立雕鳥喙與幾近平面的獸面,眼部以陰紋表現,以剔地起凸手法雕出耳、角及其他紋飾。用途不明。
長方形凹口石塊
長方形凹口石塊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白色大理石製,長方體,短邊一端削成圓角,長邊中部設有一凹槽。可能是用以立門檻的門砧石。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