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藏品

探索43個藏品
帶卜辭龜腹甲
帶卜辭龜腹甲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本版為一雙刀刻的卜辭,比單刀刻卜辭更接近筆寫的原貌。內容是卜問祭祀、祈雨之事。
帶填硃卜辭龜腹甲
帶填硃卜辭龜腹甲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刻有甲骨文數十字。刻字有填墨。本版內容是卜問農作物是否有好收成的刻辭,"韋"是貞人名。而本版值得注意的是,有部份刻辭直接刻在卜兆上,也就是所謂的"犯兆"。
梯形紋鈴
梯形紋鈴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頂端有一扣環,一側有稜脊,兩面飾梯線淺浮雕,腹內舌已失。
石龍
石龍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龍形立雕,頭部小於腹部,口端平齊,如一長條,直達兩端,鼻微凸,背上兩長角,有陰線紋,腹下頭部為刻有五倒陰線紋之足,腹後部為捲曲之尾。色灰白。
帶卜辭龜腹甲
帶卜辭龜腹甲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此為二片腹甲所綴合而成的對貞卜辭,刻字有填墨。刻有甲骨文33字。內容是在辛酉這一天,卜問是否可以戰勝敵對的方國。
夔龍紋鏤空觚
夔龍紋鏤空觚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上部飾三角紋及雷紋,腹部飾二獸面紋,其下為弦紋二周及十字孔二,圈足部飾鏤空之獸面,除上部外,均有四稜,綠鏽斑駁。
獸面紋骨塤
獸面紋骨塤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呈橄欖形,表面深棕色,附有紅色和綠色的物質。器表陰刻兩組獸面紋,上端切去較小之一段,開一圓穿為吹口,下端切去較大之一段為底,無穿;一面兩孔在獸面紋口角下,一面三孔在獸面紋之二眼珠與鼻尖。塤底中心陰刻一字。
白陶獸面紋塤
白陶獸面紋塤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塤為一種吹奏樂器。本器狀如橄欖,上有一圓穿吹口,腹微鼓且中空,底面平。塤以白陶製成者,目前所見僅此一例。塤身上共有五孔,紋飾巧妙地結合了音孔的設計,兩組獸面的四目透雕成圓孔,其一獸面在鼻尖的部位另有小孔。
帶卜辭獸骨
帶卜辭獸骨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此塊獸骨上所刻之甲骨文,乃卜問有關於用三個羌人與十頭牛在「義京」地祭祀的事宜。
右方彝
右方彝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器身呈長方形,深腹,圈足,下部略內收。器蓋及器鈕作四坡屋頂形,圈足四面中部有凹形缺口,此種器形習稱為「方彝」。器身器蓋通體滿裝紋飾,以獸面為主體的紋飾並高突於器表,以雷紋襯底,形成精緻細密的風格,口下及圈足各飾有一周夔龍紋。器身四隅及器壁中央各有一道扉稜。器內底與蓋內皆有銘文「又」(右)字。
三節提梁卣
三節提梁卣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這件提梁長頸圓卣的設計極富巧思,是商代銅器中僅見的例子。器形與一般圓卣無異,小口、長頸、器腹低矮、帶圈足。提梁上窄下寬,與卣身弧度相合,末端則為兔首造型,蓋與提梁則以一蟾蜍形繫鍊相連。類似的卣在婦好墓、小屯238號墓、武官村大墓均有出土。
羊首方卣
羊首方卣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無論從那個角度而言,這件方卣皆屬非常珍稀之物。從器形看,器腹的斷面呈方形,圈足與頸部以上的斷面卻呈圓形。紋飾以立體性強的浮雕來表現,提梁及頸部設有扉稜,扉稜表現出早期的C字形鏤空樣式,屬於殷虛較早階段的青銅器。卣蓋附一立鳥,蓋身飾以鳥紋,蓋與提梁以一虎形銅片相鍊結。
帶刻辭牛距骨
帶刻辭牛距骨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本刻辭為1936年殷虛第13次發掘所得,為殷虛文化期第五期的記事刻辭,字體風格也與金文較接近。
銅鏡
銅鏡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利用金屬反射光的性質,一面打磨拋光,形成鏡面,背面僅施以簡單的幾何紋飾。鏡面稍微凸起,鏡背分為四等分,施以平行線紋,周圍僅以鱗紋裝飾,鏡背中央設置較大的環狀鈕。
牛方鼎
牛方鼎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出土於西北岡1004號大墓南墓道北端與墓室交界處,出土時與鹿方鼎並置。長方形,四足兩耳,唇緣外撇,器身四角及中間均有扉稜,四足中空,自上俯視可見器內底有四個孔洞。腹部四壁與四足上部都裝飾了大而立體的牛首紋飾,由牛角型態可知為水牛,因稱之為牛方鼎。器長邊面上的牛首兩側裝飾了冠羽飛揚的猛禽。
人頭骨刻辭殘片
人頭骨刻辭殘片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人頭骨殘片,其上刻有「武」字。
獸面紋觚
獸面紋觚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殷虛中期之後,觚的型態逐漸往細長發展,口部更為外侈,若以作為飲酒器的功能來考慮,實用性已逐漸降低。全器布滿裝飾,以細膩的雷紋做底,其上浮雕以主紋,在頸部為蕉葉紋與蛇紋,腹部為牛角獸面紋,圈足為蟬紋與几字形角獸面紋。器身細長造型洗鍊。
雷紋觶
雷紋觶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整器填滿雷紋作為裝飾紋樣。雷紋大多為銅器紋飾的地紋,全器以雷紋滿裝的例子相當罕見,展現了工匠的創意。
斝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柱頂作倒觚形,飾圓渦紋、雷紋及三角紋,頸飾三角紋,腹上部以圓渦紋、夔紋為主紋,雷紋為地紋,下部飾以獸面紋,三足極淺之槽。腹內銘一字。
鳥紋觶
鳥紋觶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腹部與器蓋上裝飾以牛角獸面紋,頸部為鳥紋,口緣為蟬紋搭配蕉葉紋,為殷虛時期的典型紋飾組合。與R001076雷紋觶出土於墓主的頭頂位置。
鳥尊
鳥尊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器身作鳥形,由腹下兩足與中空的尾翅形成三個支點,鳥足趾屈曲如鉤。口緣下有兩貫耳。蓋已失,原應為鳥首狀。器表接滿裝紋飾,胸、背各有一道扉稜,左右兩側紋飾對稱。胸飾倒置的獸面,兩翅飾以盤蛇紋,空處填各式夔紋,並以細膩的雲雷紋襯地。器腹外底鑄有一虎形銘文,首上有枝狀角。
中爵
中爵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殷墟較早的平底爵在頸部、腹部各有一道紋飾帶,是沿襲二里岡時期以降的裝飾形式。本器是此種形式最晚階段的表現。頸部的紋飾帶變得較窄,以三角紋及目紋取代原本的獸面紋。腹部獸面紋帶則明顯較寬。流與尾部以較大的幅度向外伸出。蕈狀柱,鋬內銘一字「中」。
帶卜辭龜腹甲
帶卜辭龜腹甲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殷王武丁時期的甲骨。卜問武丁皇后婦好分娩的事。從生產的日子推測吉凶性別。
鹿方鼎
鹿方鼎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與牛方鼎同出於西北岡1004號大墓,體型較牛方鼎小。以鹿首為裝飾主紋,鹿角向上分有數叉,鹿首左右兩側也裝飾了猛禽類的鳥紋,鹿首上下另有夔龍紋。值得注意的是,夔龍紋及鳥紋均面朝器物的外側。鼎足空心,足部上方也以鹿首裝飾,器內底並鑄有鹿形銘文。商代彝器沒有其他以鹿做銘文的例子。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