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藏品

探索27個藏品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主殿大柱對聯為「顯大威靈化導人心知果報,佑諸善信使歸佛法保平安」,大柱前方一對牛頭馬面,是負責追拿陽壽終了的亡魂的鬼差,後方神龕的楹聯上刻著「為善必昌為善不昌祖宗必有餘殃殃盡必昌,作惡必亡作惡不亡祖宗必有餘德德盡必亡」。照片呈現的是主殿右側的牛頭與上聯,楹聯前立有文判官。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裡香火鼎盛,龍眼、香蕉等供品與金紙堆滿供桌,供桌前的民眾手持金紙祭拜,一旁有人問筊。兩側的大柱上寫有「天道無私調和水火,城隍顯赫燮理陰陽」以及「 臺上業鏡高懸善惡分毫都不爽,中間算盤壺列乘除大數定無差」,清楚說明城隍的立場與職責。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裡的神像如同以城隍為核心長官,配有許多部門、幕僚與下屬的機構,他們包含陰陽司、六司、文武判官與范謝將軍。照片中鳳眼大耳、面向斯文的神像為文判官,身穿官袍、右手執簿,與武判官負責記錄百姓的善惡功過,輔佐城隍辦案。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主殿大柱對聯為「顯大威靈化導人心知果報,佑諸善信使歸佛法保平安」,大柱前方一對牛頭馬面,是負責追拿陽壽終了的亡魂的鬼差,後方神龕的楹聯上刻著「為善必昌為善不昌祖宗必有餘殃殃盡必昌,作惡必亡作惡不亡祖宗必有餘德德盡必亡」。照片呈現的是主殿右側,手中倒持三叉戟的牛頭與部分上聯。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廟中擺設的七爺謝將軍神像,與八爺范將軍共同為城隍的部將。相傳兩位將軍過去是好友,一次相約遇雨,謝回家取傘,范守信於橋下等待,卻被暴漲的雨水淹死,謝趕回發現而後在橋下悲痛上吊。因此謝將軍皆為吐舌形象。頭上另戴著寫有一見大吉的高帽子,手持火籤。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裡的「陰陽司」,是類似城隍秘書長一般的職務,由他帶領、協調六司神祇任務。陰陽司造型特殊,一張臉半黑半白,象徵審理陰陽、善惡分明。從照片上陰陽司披掛的布條上,可看見「民國四十一年歲次壬辰葭月上浣,信士楊尊本虔心叩謝」字樣。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主殿大柱對聯為「顯大威靈化導人心知果報,佑諸善信使歸佛法保平安」,大柱前方一對牛頭馬面,是負責追拿陽壽終了的亡魂的鬼差。照片中呈現的是主殿左側,手持大刀的馬面與部分下聯。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廟內的城隍神像。明清帝國的祭祀將城隍確立為一種官職,各地城隍有相應於帝國的不同位階。掌管省或府的為都城隍、府城隍,又被奉為威靈公,往下還有奉為綏靖侯的州城隍、奉為顯佑伯的縣城隍。臺中城隍廟的城隍為「威靈公」,具有府城隍的規格。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在城隍廟側的小吏全身像。手上捧舉寫有「不聽情,不受賄,毋枉法,毋循私」的虎牌,表明城隍機構燮理陰陽的公正立場。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裡的神像如同以城隍為核心長官,配有許多部門、幕僚與下屬的機構,他們包含陰陽司、六司、文武判官與范謝將軍。照片中鳳眼大耳、面向斯文的神像為文判官,身穿官袍、右手執簿,與武判官負責記錄百姓的善惡功過,輔佐城隍辦案。文判官頭巾上可見「臺中市自助街二十五巷」等字樣。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裡的神像如同以城隍為核心長官,配有許多部門、幕僚與下屬的機構,他們包含陰陽司、六司、文武判官與范謝將軍。照片中看起來凶狠威嚴的的神像為武判官,造型凸眼獠牙,身穿戰袍,右手執硃筆,左手持鞭,與文判官互相配合記錄百姓的善惡功過,輔佐城隍辦案。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1964年,張啟仲當選臺中市長,照片記錄他與一行人持香祭拜。地方官員祭拜城隍有特殊意涵,從明清開始,城隍信仰也成為帝國體制的一部分,地方官上任前必須到同一行政地域與階序的的城隍廟祭拜,代表一人一神相互協助、共理地方事務。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1964年,張啟仲當選臺中市長,照片記錄他與一行人持香祭拜。地方官員祭拜城隍有特殊意涵,從明清開始,城隍信仰也成為帝國體制的一部分,地方官上任前必須到同一行政地域與階序的的城隍廟祭拜,代表一人一神相互協助、共理地方事務。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廟中陪祀的關聖帝君像。神像後的繡簾掛著「中華民國丁酉年仲夏吉旦」的布條,神像身上層層掛著寫有「辛丑年十二月置」、「農曆六月十五日 告置」、「臺中市平等街七六號 洪林阿桃敬謝」、「劉芳潔叩謝」等布條。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張啟仲市長(中間穿西裝外套者)與一行人祭拜城隍,畫面中央一人跪念祭文,桌上可見鮮花、香蕉、鳳梨、葡萄、魚與酒等供品。一旁諸多民眾圍觀。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張啟仲市長(中間穿西裝外套者)與一行人祭拜城隍,畫面中央一人跪念祭文,桌上可見鮮花、香蕉、鳳梨、葡萄、魚與酒等供品。一旁諸多民眾圍觀。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張啟仲市長(中間穿西裝外套者)與一行人祭拜城隍,畫面中央一人跪念祭文,桌上可見鮮花、香蕉、鳳梨、葡萄、魚與酒等供品。一旁諸多民眾圍觀。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張啟仲市長與一行人祭拜城隍,桌上可見鮮花、香蕉、鳳梨、葡萄、魚與酒等供品。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建於1884年。日治時期毀壞遷址重建於此。城隍廟是清帝國治理地方重要的宗教建設。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聖誕,廟前的大桌上堆滿各家各戶的供品,信男信女擠得水洩不通,可見鼎盛香火。城隍二字原意為「城牆」與「無水溝渠」,其信仰從對城池的崇敬逐漸人格化為帶有地域意味的守護神,甚至具有燮理陰陽、仲裁善惡的司法職責。人們認為城隍與他身旁的判官、將軍與各司,會記錄並通報人間善惡,當人死後也由城隍審判與移送。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主殿大柱對聯為「顯大威靈化導人心知果報,佑諸善信使歸佛法保平安」,大柱前方一對牛頭馬面,是負責追拿陽壽終了的亡魂的鬼差,後方神龕的楹聯上刻著「為善必昌為善不昌祖宗必有餘殃殃盡必昌,作惡必亡作惡不亡祖宗必有餘德德盡必亡」。照片中呈現的是主殿左側的馬面與下聯,以及左側楹聯前立著的武判官。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在城隍廟側的小吏全身像。手上捧舉寫有「不聽情,不受賄,毋枉法,毋循私」的虎牌,表明城隍機構燮理陰陽的公正立場。在小吏身上掛著的布條上可見「歲次甲辰年元旦吉立。臺中梁***信女郭****」等字樣。用來擺設神像的櫃框上,刻寫著「大甲郡大甲街頂店信市梁清波叩謝」。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裡的「陰陽司」,是類似城隍秘書長一般的職務,由他帶領、協調六司神祇任務。陰陽司造型特殊,一張臉半黑半白,象徵審理陰陽、善惡分明。從照片上陰陽司披掛的布條上,可看見「民國四十一年歲次壬辰葭月上浣,信士楊尊本虔心叩謝」字樣。
城隍廟
城隍廟
余立
城隍廟側殿供奉註生娘娘,是民間信仰中主掌婦女生育的女神,神明衣外披掛的布條上寫「臺中市康樂街信士」。註生娘娘前頭從祀的兩尊小神像則為婆姐,其形象多為懷抱、照顧孩童或與孩童嬉戲,如同親和的保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