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藏品

探索264個藏品
咱們噶瑪蘭人要起來
咱們噶瑪蘭人要起來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這首咱們噶瑪蘭人要起來(qasengat pa ita na kebaran),是花蓮新社噶瑪蘭人在民國78年第二次回故鄉(宜蘭)參加慶祝活動時,由潘金榮自己創作詞曲的噶瑪蘭新民歌。
離開家鄉
離開家鄉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這首離開家鄉(matanaq tu damu),曲調原是日本流行歌曲,經新社噶瑪蘭人潘金英及林阿美將原詞改為以噶瑪蘭語來唱的情歌,詞意與原曲相差無幾,目前也是族人甚為喜愛演唱的歌曲之一。
阿美族收穫季歌舞表演
阿美族收穫季歌舞表演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在整晚活動中如果長老跳舞跳累了就會坐在中央的椅子上休息,但仍然是持續的歌唱並用右腳跺地面發出聲音當作是舞步來打節拍,而周圍年輕人會持續圍繞在周圍歌唱,形成年輕人在外圍唱一種歌曲而老年人在中間唱另一種歌曲的情況,兩種旋律同時進行,而在舞步上同為四拍子以兩拍為一單位,以跳躍式的方式來呈現舞步,每一階級藉
阿美族年輕階級歌舞
阿美族年輕階級歌舞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還是以年輕階級領唱為主,相鄰兩人牽手向左移動進行歌舞表演,以左右右左的四拍節奏進行,在服飾上用白色塑膠帶子綁著羽毛來裝飾,製造出一種飄逸的感覺,再時間比較晚的時候女性族人會回家休息而年輕階級族人必須整晚歌唱,而在每首歌唱結束之後會用~嗚~的尾音來做為結束。
阿美族歌舞
阿美族歌舞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原住民歌曲的重複演唱,在活動中由年齡階級低的族人來敬酒並服務族人,而隊伍表演的過程中是相鄰兩個人牽手,而在舞步節奏上的變化是以兩音樂拍為一單位的節奏,會場看到族人會邀請其他村的村長和鄉長來請客,而婦女也會參與今天晚上的活動。
阿美族收穫祭歌舞
阿美族收穫祭歌舞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長老領唱,隊伍向順時針方向運轉。豐年祭舞蹈不一定都是順時針方向,視曲子而定或是領唱的人怎麼帶動。換另外一首歌舞步也跟著換,換成四拍子為一個單位。在港口村處理四拍子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第一個拍子是強拍,一般來說第一拍是用來移動腳步並不太會使用強拍。
阿美族長老領唱
阿美族長老領唱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長老領唱,並在這裡換了一首新的阿美族音樂,因為在阿美族祭典活動中持續一首歌去唱太久會感到非常的疲憊,因此會再一定的時候換唱另一首新的歌曲來調整運動的腳步方式和節奏變化,才不會讓整夜歌舞表演的族人感到更加的疲憊。
阿美族年輕人領袖領唱歌舞
阿美族年輕人領袖領唱歌舞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由青年階級的長輩來領唱,帶領著族人一請歌舞表演,並在表演中背著檳榔袋,而年青階級領袖的阿美族語又可以叫做 ma ma no ga ba。
阿美族婦女演唱歌舞
阿美族婦女演唱歌舞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婦女開始演唱,並且以高八度音演唱,舞步是四拍為一單位,當中會有一些變形的舞步出來,隊伍向順時針方向運轉。
阿美族長老許金木歌唱
阿美族長老許金木歌唱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長老許金木先生的招牌歌,年紀雖大但聲音仍很高亢,這是有好幾首原住民音樂連在一起。
一九八五年度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
一九八五年度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歌舞現場錄音。領唱與答唱皆為四拍,不斷重複。豐年祭歌舞的特性在樂句不斷重複下,會在音高、旋律上等會多作變化,基本上會呈現兩個以上不同句子的結構。
一九八五年度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
一九八五年度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花蓮縣豐濱鄉大港口Lano村阿美族豐年祭歌舞現場錄音。年輕年齡階級領唱,曲子結構由兩個樂句構成,領唱六拍答唱三拍、領唱一拍答唱三拍。
豐年獎懲歌 (2)
豐年獎懲歌 (2)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豐濱部落唱完祭祖歌謠後,即開始跳malikuda(豐年祭舞)到早晨。當跳到黎明天將亮時,就舉形paiwa(青年獎懲),這兩首歌謠就是當時所演示的歌謠。
祭祖歌
祭祖歌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這首是豐濱部落特有祭祀祖先的歌謠,每年豐年祭準備日最後一天夜晚12時開始,就以此歌謠吟唱。歌詞分四段: 第一段:請示祖先,年節已到,祝福部落活動順利。 第二段:主唱者呼喊所有頭目的人名,請他們一起參加盛會。
豐年獎懲歌 (1)
豐年獎懲歌 (1)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豐濱部落唱完祭袓歌謠後,即開始跳malikuda(豐年祭舞)到早晨。當跳到黎明天將亮時,就舉形paiwa(青年獎懲),這兩首歌謠就是當時所演示的歌謠。阿美族豐年祭儀式,並不是只在跳舞、唱歌、吃宴席喝酒而已,而是具有教育的一面。
小米除草歌
小米除草歌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這首mikloas通常是用在除草時專用的歌謠,因為早期阿美族都在山中斜坡用火耕方式種植小米,種植小米後在除草時就會唱出miklos這首歌謠,以表示祈求上蒼祐護小米豐收。Mikolas這首歌,除了用工作中以解除苦勞的工作外,也有祭祀祈求農作豐收的功能。
豐年舞歌 (1)
豐年舞歌 (1)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這首歌謠,是屬豐年祭跳豐年舞時所用之歌謠,歌詞全是虛,無實質意涵,但從歌謠的旋律,歌者應答的語氣,舞者的表情、長者的期待中,卻象徵著族人的團結性、祭袓性、祈福性及歡樂性,展現部落特有的歡樂文化。
豐年舞歌 (2)
豐年舞歌 (2)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這首歌謠,是屬豐年祭跳豐年舞時所用之歌謠,歌詞全是虛,無實質意涵,但從歌謠的旋律,歌者應答的語氣,舞者的表情、長者的期待中,卻象徵著族人的團結性、祭袓性、祈福性及歡樂性,展現部落特有的歡樂文化。
豐年舞歌 (3)
豐年舞歌 (3)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這首歌謠,是屬豐年祭跳豐年舞時所用之歌謠,歌詞全是虛,無實質意涵,但從歌謠的旋律,歌者應答的語氣,舞者的表情、長者的期待中,卻象徵著族人的團結性、祭袓性、祈福性及歡樂性,展現部落特有的歡樂文化。
豐年舞歌
豐年舞歌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這首豐年祭歌謠詞以虛詞演唱,具有傳統豐年祭歌謠之特性,但這首豐年祭歌謠在應答合唱時,卻呈現複音合唱聲響,就花蓮區的豐年祭歌謠,一般來說不會有這種唱法,這首歌謠是否受到台東阿美族多音性唱法影響,是值得研究。
豐年舞歌
豐年舞歌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在豐年祭時,因長老及老人們年紀老邁,無法參與malikoda時跳豐年舞,當唱此歌謠時,他們就在聚會或豐年會場,席地而坐,由領唱者領唱會眾應和的方式吟唱此歌謠。
一九八五年度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
一九八五年度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歌舞現場錄音。團體共鳴式的合聲,到中段成為聯唱方式,並且搭配了跳動的舞步,響亮的鈴鐺聲以及族人的歡呼聲帶入了歌曲的高潮配合著大踏步。
一九八五年度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
一九八五年度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歌舞現場錄音。錄音開始少五秒。在男性族人合唱還錄有族人熱烈討論的聲音。合音有規律且節奏分明。錄音中會出現麥克風碰撞的聲音,有點干擾。
一九八五年度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
一九八五年度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阿美族豐年祭歌舞現場錄音。錄音開始有阿美族人邀請同樂,節奏強烈,但是容易記住朗朗上口,配合著高亢的領唱者,眾人合聲著。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