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嫌疑犯

六個嫌疑犯

典藏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詳細資料

《六個嫌疑犯》於1965年拍攝完成,通過送檢並拿到准演執照。但林摶秋導演卻以「拍得不好,自己看了覺得羞愧」為由,決定不上院線發行。直到1990年12月,才於國家電影資料館(今國家電影中心)舉行首映。

【劇情大綱】
清靜莊的公寓內,台一製鋼的總務課長葉茂松剛與秘書黛玉幽會,因已與董事長劉啟聰的千金麗雲訂婚,不能被抓到把柄,所以趕著離開。黛玉醋意大發,舊情人鄭光輝又接著上門,想跟她重修舊好,卻發現黛玉身邊的人個個都有不能曝光的秘密。原來鄭光輝專靠勒索恐嚇維生,過去黛玉也曾與他共謀,這一次,他找到了新的下手對象。

董事長劉啟聰的弟弟劉啟明是營業股長,瞞著太太月桂,有一個在白牡丹酒家上班的情婦鳳嬌,不但提供金錢,還讓鳳嬌的哥哥李俊秀在工廠擔任倉管,兩人夥同侵占公款;而月桂外表溫柔賢淑,卻與表兄偷情,被鄭光輝拍下二人擁吻的相片;劉啟聰的女兒麗雲已有未婚夫,卻與公司職員林志成頻繁來往,常相約到郊外騎馬;鄭光輝同時也發現黛玉與葉茂松跟其他男人的關係。於是他向這群人分別勒索了上萬元不等的金額,於是一眾看似隱密的生活,開始起了變化。

林志成與麗雲在食堂吃飯時被鄭光輝撞見,原來林與鄭同住一棟名為松柏莊的公寓。林志成被鄭光輝調侃後起了口角,此景被記者林國俊看在眼中。葉茂松向麗雲催促婚期,卻碰了軟釘子;為了籌錢,他利用職務向廠商調錢周轉,答應以發包工程做為交換。這一晚,劉啟聰準備到高雄出差,看起來悶悶不樂,甚至向林志成探聽鄭光輝的來歷。麗雲邀請志成一起送劉啟聰到火車站。

月桂的表哥雇了流氓花蛇和鐵龜,想讓鄭光輝閉嘴,卻反被壓制。喝得醉醺醺的林志成,要鄭光輝不要妨礙麗雲的生活,鄭光輝反譏他單相思,兩人在公寓前大打出手,最後被旁人拉開,這一幕剛好被前來找鄭光輝的月桂看見。鄭光輝上樓,遇見來求情的李俊秀,把他趕了回去。想到這次能狠狠大撈一筆,鄭光輝開心地洗著澡,還興奮得跟屋內的人大肆炫耀。

隔日,鄭光輝被劉啟明發現陳屍家中,死因是瓦斯中毒,但後腦有遭到鈍器擊傷的痕跡,有他殺嫌疑。刑警隊蔡國瑞組長出動辦案,記者林國俊正好是他的友人,自願協助調查。這下子,曾與鄭光輝接觸過的人,全都成了嫌疑犯。首要懷疑的就是曾和死者打過架的林志成,林國俊踏遍西門町的酒店,替林志成找到不在場證明。

月桂為了擺脫表哥和花蛇、鐵龜的糾纏,決定向老公坦承一切,和盤托出之前找表哥訴苦反而被侵犯。此時蔡組長上門詢問,啟明隨即嚇得落荒而逃。蔡組長原本懷疑花蛇和鐵龜,但他們當晚到工地賭博到深夜,老大和工人們都是人證。

麗雲和志成到台北車站接父親回家,葉茂松因此和黛玉一同搭車回清靜莊。蔡組長上門盤查,茂松為了澄清嫌疑,帶著蔡組長去找裁縫師的女兒惠珠,原來當晚他爬牆去找惠珠幽會。而李俊秀那晚則去妹妹上班的酒家,跟媽媽桑喝酒抱怨一整晚。

林國俊和林志成為了替逃亡的啟明洗脫嫌疑,拿著照片去找人指認,才發現月桂也曾到過松柏莊,月桂坦承並告知當晚在鄭光輝房門口聽到屋內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的談話聲。

蔡組長登門拜訪劉啟聰詢問到高雄出差的細節,劉啟聰與黛玉分坐不同車廂,她先到台南找親戚,而劉啟聰則到貴賓飯店休息。黛玉故意提供假訊,等林國俊和蔡組長再度上門,她早已匆忙搬家。林國俊在屋內發現劉啟聰留下的紙條,兩人依據林志成提供的情報連忙趕到劉啟聰在天母的別墅,卻驚見黛玉的屍體躺臥在屋內。蔡組長發現手帕的香水味道與她身上的不同,但現場除了黛玉,沒有驗出其他人的指紋。

蔡組長和林國俊因為懷疑麗雲而登門詢問,沒想到劉啟聰坦承自己是兇手。原來劉啟聰隱瞞和黛玉的情侶關係,因此被鄭光輝勒索,又得知鄭光輝也是黛玉的入幕之賓,妒火中燒。黛玉利用到高雄出差的機會,提前在桃園下車去找鄭光輝。劉啟聰跟蹤發現鄭光輝被黛玉用文鎮敲昏,卻沒斷氣,就打開瓦斯,置之死地。沒想到,此事被黛玉察覺,向劉啟聰勒索鉅額分手費。理智一時被憤怒蒙蔽,劉啟聰下毒將她殺害,卻將跟麗雲借的手帕遺留在現場。最後,劉啟聰受不了良心譴責而選擇自盡,留下遺書,要女兒麗雲與林志成共組家庭,尋找自己的幸福。

詳細資料

主要名稱
六個嫌疑犯
典藏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內容描述

《六個嫌疑犯》於1965年拍攝完成,通過送檢並拿到准演執照。但林摶秋導演卻以「拍得不好,自己看了覺得羞愧」為由,決定不上院線發行。直到1990年12月,才於國家電影資料館(今國家電影中心)舉行首映。

【劇情大綱】
清靜莊的公寓內,台一製鋼的總務課長葉茂松剛與秘書黛玉幽會,因已與董事長劉啟聰的千金麗雲訂婚,不能被抓到把柄,所以趕著離開。黛玉醋意大發,舊情人鄭光輝又接著上門,想跟她重修舊好,卻發現黛玉身邊的人個個都有不能曝光的秘密。原來鄭光輝專靠勒索恐嚇維生,過去黛玉也曾與他共謀,這一次,他找到了新的下手對象。

董事長劉啟聰的弟弟劉啟明是營業股長,瞞著太太月桂,有一個在白牡丹酒家上班的情婦鳳嬌,不但提供金錢,還讓鳳嬌的哥哥李俊秀在工廠擔任倉管,兩人夥同侵占公款;而月桂外表溫柔賢淑,卻與表兄偷情,被鄭光輝拍下二人擁吻的相片;劉啟聰的女兒麗雲已有未婚夫,卻與公司職員林志成頻繁來往,常相約到郊外騎馬;鄭光輝同時也發現黛玉與葉茂松跟其他男人的關係。於是他向這群人分別勒索了上萬元不等的金額,於是一眾看似隱密的生活,開始起了變化。

林志成與麗雲在食堂吃飯時被鄭光輝撞見,原來林與鄭同住一棟名為松柏莊的公寓。林志成被鄭光輝調侃後起了口角,此景被記者林國俊看在眼中。葉茂松向麗雲催促婚期,卻碰了軟釘子;為了籌錢,他利用職務向廠商調錢周轉,答應以發包工程做為交換。這一晚,劉啟聰準備到高雄出差,看起來悶悶不樂,甚至向林志成探聽鄭光輝的來歷。麗雲邀請志成一起送劉啟聰到火車站。

月桂的表哥雇了流氓花蛇和鐵龜,想讓鄭光輝閉嘴,卻反被壓制。喝得醉醺醺的林志成,要鄭光輝不要妨礙麗雲的生活,鄭光輝反譏他單相思,兩人在公寓前大打出手,最後被旁人拉開,這一幕剛好被前來找鄭光輝的月桂看見。鄭光輝上樓,遇見來求情的李俊秀,把他趕了回去。想到這次能狠狠大撈一筆,鄭光輝開心地洗著澡,還興奮得跟屋內的人大肆炫耀。

隔日,鄭光輝被劉啟明發現陳屍家中,死因是瓦斯中毒,但後腦有遭到鈍器擊傷的痕跡,有他殺嫌疑。刑警隊蔡國瑞組長出動辦案,記者林國俊正好是他的友人,自願協助調查。這下子,曾與鄭光輝接觸過的人,全都成了嫌疑犯。首要懷疑的就是曾和死者打過架的林志成,林國俊踏遍西門町的酒店,替林志成找到不在場證明。

月桂為了擺脫表哥和花蛇、鐵龜的糾纏,決定向老公坦承一切,和盤托出之前找表哥訴苦反而被侵犯。此時蔡組長上門詢問,啟明隨即嚇得落荒而逃。蔡組長原本懷疑花蛇和鐵龜,但他們當晚到工地賭博到深夜,老大和工人們都是人證。

麗雲和志成到台北車站接父親回家,葉茂松因此和黛玉一同搭車回清靜莊。蔡組長上門盤查,茂松為了澄清嫌疑,帶著蔡組長去找裁縫師的女兒惠珠,原來當晚他爬牆去找惠珠幽會。而李俊秀那晚則去妹妹上班的酒家,跟媽媽桑喝酒抱怨一整晚。

林國俊和林志成為了替逃亡的啟明洗脫嫌疑,拿著照片去找人指認,才發現月桂也曾到過松柏莊,月桂坦承並告知當晚在鄭光輝房門口聽到屋內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的談話聲。

蔡組長登門拜訪劉啟聰詢問到高雄出差的細節,劉啟聰與黛玉分坐不同車廂,她先到台南找親戚,而劉啟聰則到貴賓飯店休息。黛玉故意提供假訊,等林國俊和蔡組長再度上門,她早已匆忙搬家。林國俊在屋內發現劉啟聰留下的紙條,兩人依據林志成提供的情報連忙趕到劉啟聰在天母的別墅,卻驚見黛玉的屍體躺臥在屋內。蔡組長發現手帕的香水味道與她身上的不同,但現場除了黛玉,沒有驗出其他人的指紋。

蔡組長和林國俊因為懷疑麗雲而登門詢問,沒想到劉啟聰坦承自己是兇手。原來劉啟聰隱瞞和黛玉的情侶關係,因此被鄭光輝勒索,又得知鄭光輝也是黛玉的入幕之賓,妒火中燒。黛玉利用到高雄出差的機會,提前在桃園下車去找鄭光輝。劉啟聰跟蹤發現鄭光輝被黛玉用文鎮敲昏,卻沒斷氣,就打開瓦斯,置之死地。沒想到,此事被黛玉察覺,向劉啟聰勒索鉅額分手費。理智一時被憤怒蒙蔽,劉啟聰下毒將她殺害,卻將跟麗雲借的手帕遺留在現場。最後,劉啟聰受不了良心譴責而選擇自盡,留下遺書,要女兒麗雲與林志成共組家庭,尋找自己的幸福。

物件類別
電影
其他內容描述
色彩: 

黑白

類型: 
類型: 
語文: 

台語

主題: 
尺寸: 

35mm

作者
創建時間
攝錄時間: 
1965
貢獻者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監製: 
製片: 
攝影: 
攝影: 
音樂: 
曾仲影
錄音: 
劉添根
燈光: 
柯鴻礎
洗印: 
呂傳盛
洗印: 
楊信雄
場記: 
洪松勇
美術: 
張鵬飛
佈景: 
陳祈安
場務: 
吳耕雲
沖印: 
湖山製片廠沖洗部
檔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