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發的早車

台北發的早車

典藏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詳細資料

大台北地區首輪上映紀錄(資料來源:聯合報):
大光明:1964/8/13-1964/8/16。
大觀:1964/8/13-1964/8/16。
建國(原三重戲院):1964/8/13-1964/8/16。
松都:1964/8/15-1964/8/16。

【劇情大綱】
畫室中畫家正在修一名女子的肖像,友人詢問為何同一個女子,一幅容貌美麗,另一幅如此醜陋,畫家於是娓娓道來黃秀蘭的故事。

三年前畫家在高雄鄉下寫生遇到秀蘭,為她畫下肖像畫。秀蘭平時和情人火土一起務農,生活和樂。一天,阿章兄來討債,她才知道家裡欠錢,但母親病弱、家裡收入不夠,因此十分苦惱。此時遇到要返回台北工作的雪娥,見她時髦富裕,就拜託她在台北找工作。宣稱在台北當店員的雪娥,其實在舞廳當舞女,她拜託李經理幫秀蘭找工作。黃母和火土擔心台北環境複雜,但為了還債也只能同意讓秀蘭去台北,離開前火土吹笛送別,兩人在月台上依依不捨。

秀蘭到了台北,見到董事長時才知道工作內容,原本想拒絕,但董事長以錢利誘,加上眾人勸說,秀蘭終究還是答應了。黃母收到秀蘭寄來的錢很開心,但火土讀信知道秀蘭在當舞女,感到很不安。秀蘭深夜结束工作返家也擔心火土無法接受。

火土憂心忡忡,鄰居玲玲和王哥出主意叫火土去台北找秀蘭。到了台北,火土循著地址找到秀蘭家,枯坐等到半夜才看到董事長開車載著秀蘭回家。這一晚兩人心事重重、輾轉難眠。火土誤會秀蘭變了,留下書信告知秀蘭要搭5點20分台北發的早班車離開,秀蘭哭著趕到火車站,但火土卻刻意躲避,讓秀蘭來不及挽留。

秀蘭向董事長請辭回故鄉,董事長不准,假借討論之名趁機灌醉並侵犯她。失身的秀蘭念及家裡債務、母親和火土,放棄輕生,懷著悲憤投靠憎惡的董事長。秀蘭不再寫信回家,黃母勸火土要對秀蘭有信心。火土再到台北,但秀蘭已經不住在原本的地方。他奔走各個舞廳找秀蘭,卻一再錯過。某日,火土在街頭賣報紙時偶然撞見秀蘭,但她卻和董事長一同搭車離去。秀蘭找藉口下車要去找火土,可是早已不見人影。在街上閒晃時,聽到熟悉的笛聲,秀蘭循聲來到火土住處。

兩人再次重逢,解開了誤會,秀蘭向火土說出被侵犯的事,火土接納一切,邀秀蘭一起搭早班車回故鄉。一路跟蹤秀蘭的李經理將經過向董事長報告,待火土送秀蘭回去後,李經理帶著手下把火土打成重傷。秀蘭回去整理行李,董事長恐嚇又把秀蘭反鎖在家,還派手下李敏郎去殺火土。李敏郎到火土家卻找到不到人,原來火土等不到秀蘭,跑到街上去找她,沒想到火土因傷重,視力逐漸惡化導致失明。被關在家裡的秀蘭打算尋死,董事長剛好回來,一言不合,秀蘭憤而刺死董事長卻被李敏郎發現,兩人扭打時李敏郎打翻一旁的硫酸瓶,秀蘭遭受潑及灼傷面容。

秀蘭殺人受審,法庭上辯護律師和檢方兩邊辯論,但她心中已絕望。雪娥帶黃母來探監,她向母親悲嘆命運,同時請雪娥去找火土。火土早已不知去向,黃母又不幸病逝,雪娥不忍心告訴秀蘭,只能勉強為秀蘭打氣。

秀蘭被判無期徒刑,畫家從報上得知消息,前去探監,聆聽完秀蘭的故事,畫家再度為秀蘭畫一幅肖像。失明的火土拄著拐杖到處找秀蘭,直到有一天聽到報導才得知真相。火土趕去監獄,秀蘭正準備移監,兩人相擁哭泣。秀蘭百般後悔,火土安慰並要秀蘭好好服監,不論多久都會等她回來。

秀蘭的命運、火土的前途將如何發展?欲知請看下集完結篇。

詳細資料

主要名稱
台北發的早車
典藏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內容描述

大台北地區首輪上映紀錄(資料來源:聯合報):
大光明:1964/8/13-1964/8/16。
大觀:1964/8/13-1964/8/16。
建國(原三重戲院):1964/8/13-1964/8/16。
松都:1964/8/15-1964/8/16。

【劇情大綱】
畫室中畫家正在修一名女子的肖像,友人詢問為何同一個女子,一幅容貌美麗,另一幅如此醜陋,畫家於是娓娓道來黃秀蘭的故事。

三年前畫家在高雄鄉下寫生遇到秀蘭,為她畫下肖像畫。秀蘭平時和情人火土一起務農,生活和樂。一天,阿章兄來討債,她才知道家裡欠錢,但母親病弱、家裡收入不夠,因此十分苦惱。此時遇到要返回台北工作的雪娥,見她時髦富裕,就拜託她在台北找工作。宣稱在台北當店員的雪娥,其實在舞廳當舞女,她拜託李經理幫秀蘭找工作。黃母和火土擔心台北環境複雜,但為了還債也只能同意讓秀蘭去台北,離開前火土吹笛送別,兩人在月台上依依不捨。

秀蘭到了台北,見到董事長時才知道工作內容,原本想拒絕,但董事長以錢利誘,加上眾人勸說,秀蘭終究還是答應了。黃母收到秀蘭寄來的錢很開心,但火土讀信知道秀蘭在當舞女,感到很不安。秀蘭深夜结束工作返家也擔心火土無法接受。

火土憂心忡忡,鄰居玲玲和王哥出主意叫火土去台北找秀蘭。到了台北,火土循著地址找到秀蘭家,枯坐等到半夜才看到董事長開車載著秀蘭回家。這一晚兩人心事重重、輾轉難眠。火土誤會秀蘭變了,留下書信告知秀蘭要搭5點20分台北發的早班車離開,秀蘭哭著趕到火車站,但火土卻刻意躲避,讓秀蘭來不及挽留。

秀蘭向董事長請辭回故鄉,董事長不准,假借討論之名趁機灌醉並侵犯她。失身的秀蘭念及家裡債務、母親和火土,放棄輕生,懷著悲憤投靠憎惡的董事長。秀蘭不再寫信回家,黃母勸火土要對秀蘭有信心。火土再到台北,但秀蘭已經不住在原本的地方。他奔走各個舞廳找秀蘭,卻一再錯過。某日,火土在街頭賣報紙時偶然撞見秀蘭,但她卻和董事長一同搭車離去。秀蘭找藉口下車要去找火土,可是早已不見人影。在街上閒晃時,聽到熟悉的笛聲,秀蘭循聲來到火土住處。

兩人再次重逢,解開了誤會,秀蘭向火土說出被侵犯的事,火土接納一切,邀秀蘭一起搭早班車回故鄉。一路跟蹤秀蘭的李經理將經過向董事長報告,待火土送秀蘭回去後,李經理帶著手下把火土打成重傷。秀蘭回去整理行李,董事長恐嚇又把秀蘭反鎖在家,還派手下李敏郎去殺火土。李敏郎到火土家卻找到不到人,原來火土等不到秀蘭,跑到街上去找她,沒想到火土因傷重,視力逐漸惡化導致失明。被關在家裡的秀蘭打算尋死,董事長剛好回來,一言不合,秀蘭憤而刺死董事長卻被李敏郎發現,兩人扭打時李敏郎打翻一旁的硫酸瓶,秀蘭遭受潑及灼傷面容。

秀蘭殺人受審,法庭上辯護律師和檢方兩邊辯論,但她心中已絕望。雪娥帶黃母來探監,她向母親悲嘆命運,同時請雪娥去找火土。火土早已不知去向,黃母又不幸病逝,雪娥不忍心告訴秀蘭,只能勉強為秀蘭打氣。

秀蘭被判無期徒刑,畫家從報上得知消息,前去探監,聆聽完秀蘭的故事,畫家再度為秀蘭畫一幅肖像。失明的火土拄著拐杖到處找秀蘭,直到有一天聽到報導才得知真相。火土趕去監獄,秀蘭正準備移監,兩人相擁哭泣。秀蘭百般後悔,火土安慰並要秀蘭好好服監,不論多久都會等她回來。

秀蘭的命運、火土的前途將如何發展?欲知請看下集完結篇。

物件類別
電影
其他內容描述
色彩: 

黑白

類型: 
類型: 
語文: 

台語

主題: 
尺寸: 

35mm

作者
導演: 
編劇: 
創建時間
出品時間: 
1964
創建地點
出品地點: 
台灣
地圖上標記點經由 中研院數位文化中心 校正
貢獻者
演員: 
演員: 
監製: 
製片: 
攝影: 
攝影: 
攝製: 
吉星影片公司
錄音: 
王榮芳
錄音助理: 
劉添根
音樂: 
李國保
作詞: 
洗印: 
鄧效冕
洗印: 
白羽
剪接: 
筱周
劇務: 
傅政箕
場記: 
余俊
場務: 
沈慶廷
場務: 
王露驤
燈光: 
劉苦
燈光: 
郭建功
幕後主唱: 
張淑美
幕後主唱: 
郭金發
識別碼
OM_TFI_201712_mpf_000456
出版者
出品者: 
台聯影業公司
發行者: 
台聯影業公司
檔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