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藝術學院美術系催生 何明績為美術教育構圖 民生報剪報

替藝術學院美術系催生 何明績為美術教育構圖 民生報剪報

典藏者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圖書館校史發展組
詳細資料

1982年2月24日民生報報導國立藝術學院三學系規劃小組召集人完成草聘後,從25日至28日安排三位召集人的報導。
2月28日為何明績,內容說明其對美術教育的規劃與構想。

詳細資料

主要名稱
替藝術學院美術系催生 何明績為美術教育構圖 民生報剪報
典藏者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圖書館校史發展組
內容描述

1982年2月24日民生報報導國立藝術學院三學系規劃小組召集人完成草聘後,從25日至28日安排三位召集人的報導。
2月28日為何明績,內容說明其對美術教育的規劃與構想。

物件類別
印刷品
其他內容描述
材質: 

報紙

文本全文: 

替藝術學院美術系催生 何明績 為美術教育構圖
本報記者 宋晶宜

出身杭州藝專,在師大執教的雕塑家何明績,這三十年來,生活的重心就是藝術和學生。
自稱是象牙塔裡的人,在塔裡平靜而踏實地過著自我的生活。可是,現在他被邀走出塔外,參與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的籌畫工作,他是美術規畫小組的召集人。
何教授說,文化建設是重要大計,雖然它不可能在短暫的時間裡收到成效,但是只要在二、三十年之後,有藝術家願意說:「我有今天的成就,都是當年國立藝術學院的功勞。」這!就足夠了。
他認為,要辦好美術系,不是一個人的能力可為,必須共襄其成,大家朝著一個理想的大原則、大方向去做。

藝術講求深度 文史哲作基礎
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的教學方針,將是以中國文化為基礎,融合現代思潮,再與現實社會相結合。
他強調,美術系的學生應了解,學美術是一件很嚴肅的事。一個藝術家不是畫匠,他要有文史哲方面的修養,他要是一個有深度、有氣質的人。
「像康定斯基、蒙德里安這些一流的藝術家,他們看起來就是個紳士,藝術家絕不是蓬頭垢面,令人側目的形象,要讓人家看你的作品,而不是看你的怪狀。」何明績說。
未來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將採取活潑但是嚴謹的教學方式。
除了加強文史哲的課程之外,書法也將十分重視,同時將鼓勵學生選修其他相關的藝術課程,例如音樂等,讓學生在無形之中受到薰陶,能畫出更有深度的作品。
何明績出身杭州藝專,學校的教學方式至今仍令他印象深刻,每位教授所用的方法各有不同,但是都有中心的教學思想,學生不致莫衷一是,畢業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表現。
「藝術是因人而異的,老師怎麼畫,學生就跟著畫,那是不對的。」他說。
他還記得,當年上解剖學時,講台上一邊是個骨骼模型,一邊是真人模特兒,老師兩面對照著講解,學生就能心領神會。不像現在,有的學校美術系上解剖學的是醫科教師,把一些骨骼名稱講得一清二楚,下了課學生還是無法把它和藝術聯想在一起。
老師選學生 學生選老師
將來美術系將採取「老師選學生,學生選老師」的方式,在前一、兩年的基礎教學時,老師會去了解學生的性向和興趣,到了以後分組時,學生可以去選擇最適合他的老師作指導教授。
上課會採小班制,同一個教室裡可能有不同年級的人一起上課,希望能發生彼此影響、帶動或是競爭的現象。
助教再也不是行政人員,助教將相當於一班的班長,甚至可以在某些時候來指導學生。
何明績認為,應鼓勵學生建立「頭腦第一,技巧第二」的觀念,否則將來畢了業,容易隨波逐流,迷失自己。
目前藝術教育的問題在於教學品質走下坡,學校沒有教學思想,學生沒有方向依循,常常弄得職業不是職業,專業又不是專業。
常常有學生學了四年美術,畢了業幾年不見,見到了何老師遞上一張名片,上面寫著「XX貿易公司經理」之類的頭銜,做老師的的確是感慨萬千。
「學生是無辜的,事實上,學生就是一張白紙,讓他變成藍的,他就會藍,讓他變成紅的,他就會紅。」他說。

觀念啟發 重於技術傳授
他的想法是,藝術教育絕不是台上講台下聽的方式,學校裡應有良好的圖書設備,有畫廊,有工作間,更重要的是,要隨時給予學生啟發式的機會教育。
何明績說起一段往事,年輕時在重慶,他和同學去看傅抱石,他正在畫一幅「洗馬圖」,圖中只有三個人卻沒有馬,他們就問傅先生為什麼沒有馬,傅先生說,馬不是他所擅長的,還是留給徐悲鴻來畫。隔了一陣子,他們又看到了那幅「洗馬圖」,果真徐悲鴻白描了一匹馬,完成了這極好的一幅畫。
這件事使何明績更佩服傅抱石,正因為他的謙沖,表現出典型中國書生的風範。
另外一位畫家豐子愷,也是他認為讓人「不由得不起敬」的好老師,當年在杭州藝專,每次他上課時,窗外都站滿了學生。何明績說:「希望將來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的教室外,也站滿了學生。」
在何明績的構想中,課堂並不一定在教室,它可能是博物館、美術館或是某位著名畫家的家裡。

視實際需要聘請教師
為了讓學生能吸收更多的新知,學校將以駐校藝術家和訪問教授的名義,邀請專家到校上課或演講。他強調,聘請教授的原則是「因課找人」,絕不是「因人設課」。
為了錄取真正有心走上藝術之路的學生,考試的方式正是目前積極研究的問題,何明績認為口試是非常重要的。
口試的題目並不一定要難,但需要基本的美術常識和一些機智。他舉例說,當年畫家廖未林進杭州藝專時,教授口試時問他:「馬蒂斯好?還是畢卡索好?」他當即反問:「教授,您認為紅色好?還是藍色好?」那位負責口試的名教授立刻拍案說:「好!這,就是我要的答案。」
我們的社會需要文化建設,文化建設需要藝術人才,國立藝術學院將是一個培養藝術人才的搖籃,而這搖籃正開始由懷著理想和抱負的人選搖動了起來!

創建時間
創建時間: 
1982.02.28
入藏時間: 
2016
識別碼
TNUA_HISTORY_202004_0042
檔案列表